洋葱✨✨——禁止二传

以搬运为主都有授权请不要随意抱图谢谢!
主工作细胞(4603)搬运
1146的cp只有AE3803一个剩下的杂食
初设16Ae了解一下

〔all金〕你们美术生的战争我们不懂(17)

段子向美术生pa
都来自于生活中的真实事件
虽说是all金但很微小几乎看不出来
运动会篇
————————
50.
运动会当天,金神采奕奕,满面油光的来了学校,然而他的好心情只持续到看到他们班的场地为止。

他就很好奇了,为什么那么多班就他们班是在太阳底下!给他们挪挪位置不好吗!这大太阳!是要在学校BBQ吗!

还好学校有通知带伞不然真的是要死一片在操场上。

说不定第二天的新闻头条就是:男默女泪,某某艺校运动会上晒死一班的人。

51.
运动会的第一项比赛就是100米,也就是说金要第一个上场。

“请男子一百米运动员到主席台前集合。”

金别上号码牌就上了场。

不上不知道一上吓一跳,放眼望去全是熟人。

这个学校很有意思,不是同一年级比,而是学美术的一起比,学音乐的一起比,这个样子。

所以金看到了,隔壁班的帕洛斯和佩利,本班的紫堂幻,和他在别班的发小格瑞,还有大他一年级的雷狮和安迷修,小他一年级的埃米。

你们这是组团来的吗!怎么净是我认识的人啊!

金觉得他这是被算计了。

52.
金敢说这是他这辈子比的最混乱的赛了。

刚一开始雷狮和安迷修就杠上了。

裁判!雷狮犯规绊脚没看到吗!没看到也就算了!这两个人在起点打起来了啊喂!

然后帕洛斯和佩利又退场了。

裁判!帕洛斯扔了个东西佩利去捡了没看到吗!没看到就算了!那个帕洛斯根本就是假的好吗!黑不溜秋的!是得了银爵真传吗!

随后格瑞居然也走了!

裁判!嘉德罗斯用他的棒子打参赛者啦,你没看到吗!没看到就算了!格瑞直奔着嘉德罗斯去了啊!血战啊!

当金觉得最靠谱的还是紫堂和埃米的时候他一回头。

紫堂“是吗,你姐姐是这样的啊,我还挺羡慕。”

埃米“听你这么一说我觉得我老姐也不坏。”

两个人聊家常没看到吗!没看到也就算了!这两个人停战了啊!

不要问金是怎么把一个短短的一百米赛跑,跑成一千米单人跑的,他不想回忆。

〔all金〕你们美术生的战争我们不懂(13)

段子向美术生pa
都来自于生活中的真实事件
虽说是all金但很微小几乎看不出来
我是不是很久没更新这个了……
回归日常了!
————————
38.
军训过后就要开始开学第一天的学习了,想到这里金还有些小激动呢!

首先就要找画室!根据老师的推荐金来到了凹凸画室的门前,有点兴奋,他拍拍脸走入大门。

让金惊悚的事情发生在他的眼前,首先是一个人影飞速的从他眼前经过然后一个画板擦着他的脸飞了过去。

“雷狮!!!你又玷污了我的白颜料!这次一定要讨伐你!”一位穿着白衬衫?的青年这一次举起了画架,这是要出人命的啊!

神仙打架,神仙打架,金默默的退后了几步,这个举动被青年注意到了,青年瞬间换上了笑容。

“是新来的学生吗?请稍等一下在下稍后就带你去找老师。”在那之前能先把画架放下吗。

“小鬼你几年级的?初中?还是小学?”突然就被人靠近一张满是铅灰的脸在金的面前放大了数倍,吓得他一位张飞转世了。

这就是金和画室的两位学长初见的情景。

39.
金一直不解为什么嘉德罗斯要来学美术,后来他在无数次的视/奸(并不)中知道了原因。

嘉德罗斯就是一个拽的不能再拽的人,做什么都要嘲讽一番,可就是很意外的,嘉德罗斯画画的时候特别安静,可能这就是天命吧!

金观察过嘉德罗斯画画,该怎么说呢?很粗矿的画风,总之就是比他画的好,天赋这种东西实在是太可怕了。

你们猜吧,嘉德罗斯什么画的最好,金敢说你们一定猜不出来,谁能相信嘉德罗斯那么豪放的挥笔居然会画国画!国画你敢信!而且嘉德罗斯还有笔锋!那种淡浓关系找的特别好!

金再次感叹,天赋这种东西真的太可怕了。

40.
画室有的时候需要买些东西,这次轮到金跑腿了,对了,还有来帮忙的安迷修。

金还对画室周围不太熟悉,几乎全是由安迷修领路。

“哇!这个看上去好好吃啊!”

“哦哦!我好久没看到这个了!”

“安哥!”

好吧,安迷修抗衡不了金,他能做的只是无奈的笑笑任由金买这买那的。

“所以——你们忘记买画具了是吗?”老师我对不起你,真的。

“金就用我的画具好了。”

“真的吗!安迷修你真是个好人!”

安迷修好人卡get!

————————
日常其实也没多少啦!接下来可能是运动会!
@即墨•言律  @莫龙桑✨✨洋葱怎么这么可爱  @今天崽子写作业了吗

〔all金〕你们美术生的战争我们不懂(8)

段子向美术生pa
都来自于生活中的真实事件
虽说是all金但很微小几乎看不出来

————————
22.
都说“上山擒虎易,开口求人难”金深刻的体会到了这点,所以说老祖宗说的都是真理啊。

上课的时候,金发现他忘记带笔盒了,他明明记得好好放到画袋里了啊?怎么就没了呢?

等等……他昨天削完笔被她姐叫去吃饭随手放到垃圾桶盖上了……

祸从口入这个词说的也对啊……虽然完全不是这个意思。

所以金硬着头皮去向嘉德罗斯借笔,为什么是嘉德罗斯?因为上次管卡米尔借粉彩的那件事他还记得呢,再向人家借不太好……

“嘉德罗斯啊……那个……我有件事要告诉你……”

金扭扭捏捏的整的他好像要对嘉德罗斯告白一样。

“没事不要找我渣渣。”告白就不一样了,告白是大事。他勉勉强强答应这个渣渣也可以。

“那个……我想说……”所有人都屏气凝神。

“我笔盒忘带了,你能不能借我一天笔啊……”

最怕空气突然沉默。

23.
金那边的情况说完了,来说说那两个学长吧。

雷狮和安迷修很幸运的分到了不同的班级。

但他们很不幸的摊上了同一个大妈。

学长们开始画人体速写了,但是模特不够了,所以老师就让学校扫地大妈来充当模特。

这速写不仅累手还辣眼睛!!!

你们能想象一个大妈躺在一个小沙发上各种妖娆吗?!大妈唉!大妈!

所以雷狮和安迷修特地的把这位辛苦的大妈幻想成了金。

雷狮:糟糕要硬。

安迷修:想到是王子殿下突然好害羞。

24.
时光飞逝,岁月如梭,美术生们迎接了他们第一次月考。

都知道考试要涂卡,但是总有那么几个人忘记带2B铅笔。

秋看着他弟弟把一根根削的跟狗啃的似的2B放进笔袋里的时候就知道他们要月考了。

果不其然,考试当天,楼下的音乐生,楼上的传媒生,顶层的舞蹈生还有另外一栋楼的文化生和体育生们齐刷刷的排好了队的走入了美术生的教室。

金面带微笑把他准备的铅笔一根根的发给所有管他借笔的人,凯莉就在一边放上一个写着借一天两块的纸。紫堂幻就在旁边一个个的把所有人的班级姓名记在小本本上。

靠借笔发家致富。

顺带一提这个主意是凯莉和她在市场营销专业的哥鬼狐天冲一起想的。

————————
最新的漫画看了吗?没看就快去看!看什么我的垃圾文!
@莫龙桑✨✨  @今天崽子写作业了吗  @即墨•言律

〔all金〕你们美术生的战争我们不懂(7)

段子向美术生pa
都来自于生活中的真实事件
虽说是all金但很微小几乎看不出来

————————
19.
金见过佩利,在雷狮的介绍下。

记得是画室下课,雷狮半强迫金和他还有他的小团体一起出去浪。

佩利是个直言不讳的人,而且金还一副傻乎乎的样子,所以他仔细的盯了金几秒后得出了一个结论。

“雷狮老大,这小子长的这么矮看上去也不厉害你干嘛对他这么上心啊。”

金当场就炸了,但是他姐姐说过万事要和平的解决,况且你一个美术生是想要用画笔捅死谁吗?!还厉害?!

只见电光石火之间金抬头仰视佩利语气十分平静,平静的和卡米尔有的一拼,然后说出了和帕洛斯很像的话:

“狗眼看人低。”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金一说出口雷狮就笑得不能自已。

帕洛斯已经快要憋笑憋死了却当做什么都没听懂的样子。

卡米尔捂住嘴转过身偷偷的笑。

只留下佩利一只“狗”在风中凌乱。

20.
美术生有一个挚爱。

ta存在与所有美术生的背后,每个美术生都要与ta们产生一段忘年之交。

美术生们画ta画到吐,ta是石膏体之后的第一物。

ta奠定了美术生的基础,一般的惩罚画ta的也不少。

ta就是十分常见的苹果。

据说金经历了苹果地狱之后有半年看到苹果就反胃。

21.
说了这么长时间的画室我们回来说凹凸艺校的事情吧。

老师说过了,画画要有激情。

凹凸艺校分为美术班,音乐班,舞蹈班等等。

但是也有些文化班和体育班。

凹凸艺校有一句不成文的话所有人都知道。

“千万不要小看美术班的妹子。”

那些在最炫民族风下画的奔放的妹子一个个和脱缰的野马一样。

而坐落在这些妹子顶端的就是四班的凯莉和三班的安莉洁。

————————
矮怎么了知不知道什么叫浓缩的都是精华!
@今天崽子写作业了吗  @即墨•言律  @莫龙桑✨✨

〔all金〕你们美术生的战争我们不懂(6)

段子向美术生pa
都来自于生活中的真实事件
虽说是all金但很微小几乎看不出来

————————
16.
要知道美术生的手是经历了沧桑的,看上面的铅灰碳粉就知道了。

金很不拘小节,所以他削完笔的黑手抹在脸上他都不在意。

雷狮也很不拘小节,所以在他嘲笑完金之后用他抹完暗面的手给金画了个猫须子出来。

美名曰:大猫对奶猫的细心呵护

金:我可去你的细心呵护!知不知道要洗掉脸上的铅灰很不容易啊!

17.
金的胃口很大,他能吃很多的东西,也经常容易饿,所以他画室一下课他就冲出门在与画室隔一条街的美食城买包子。

“三个鸡汁包子谢谢!”

“六元。”

“给你!”

金伸出他的小黑手,就连钱上都有黑色的印子,金愣了一下缓慢的把钱伸过去,卖包子的也愣了一下接过金手中的钱静静的夹了四个包子递过去。这算是人格魅力吗?

久而久之包子铺的老板也就认识金了。

“小伙子,你到底是做什么的?”

金挥了挥他的小黑手回答“我说我是学美术的您信吗?”

“学美术的啊……我还以为你小小年纪就去挖煤了,灰头土脸的。”

金:原来您是觉得我可怜才多给我一个包子吗……真是谢谢您了……

18.
分了班在同一个时间点上课金才知道他原来和嘉德罗斯座一辆公交车回家,而且两个人还在同一个小区同一栋楼,他们之间只差一层楼的距离……

所以说好尴尬啊……

在拥挤的公交车上金和嘉德罗斯被迫贴在一起,不要想象出什么两个人肩并肩的贴在一起,这两个人可都背着画袋呢,他们是背对背贴在一起的。

所以在下车的时候画袋勾在一起也是有可能的。

但这不是你们俩个背贴背横着进入画室门口的原因。

————————
最后一个真的挺尴尬的……我记得我们当时是像螃蟹一样走入画室的,老师和同学们的表情我不想回忆了……
@莫龙桑✨✨  @即墨•言律  @今天崽子写作业了吗

〔all金〕美术生的战争我们不懂(4)

段子向美术生pa
都来自于生活中的真实事件
虽说是all金但很微小几乎看不出来

————————

10.
画完水粉一定要记得盖盖子,不然里面的颜料会干掉裂开。

金泪眼汪汪的看着卡米尔。

卡米尔是十分仔细的人,他确实也好好的盖上了颜料盒。

可是金借用了他的颜料并打开了他的颜料盒,然后金忘了盖上……

看着金在他眼前这么可怜卡米尔只是叹了口气对金说算了。

反正他大哥还能再给他买。

11.
刚开始学素描的时候相信老师一定有教过你们怎么去分辨画纸的反正。

教是教了,可记性差一点就忘了……

当金辛辛苦苦的完成了一副十分完整的十分完美的素描静物的型之后他发现了一件严重的事情……

他的!画纸!用反了!

感觉人生不会再爱了……

金的老师特地给金加油打气“翻过来重新画吧!我相信你!爱你哦❤️”

太绝望了……

12.
安迷修喜欢穿白衬衫去画室,这是众所周知的。

金还记得他第一次见到安迷修穿白衬衫的时候画室老手对安迷修说的一句话:

“真正的勇士敢于穿白衣服来画室!来!同学们为他鼓掌!”

伴随着激烈的掌声安迷修有些脸红还带着笑意。

随后金就眼睁睁的看着刚刚削完笔的雷狮把他的黑手擦在安迷修的白衬衫上。

活着不好吗?

————————
越来越短了……如果你对你同学做了我之前还有这篇所有的作死事件之后你同学没有灭了你,那他一定对你是真爱
@今天崽子写作业了吗  @即墨•言律  @莫龙桑✨✨

〔all金〕你们美术生的战争我们不懂(2)

段子向美术生pa
都来自于生活中的真实事件
虽说是all金但很微小几乎看不出来
顺便说一下这篇的时间线很乱几乎是我想起什么有趣的事就写什么不要在意!

————————
4.
艺校嘛,总会有些小活动什么的。

不过这次的小活动没有美术班什么事,学校要在运动会上举办表演。

音乐班是乐团合唱、舞蹈班是华尔兹双人交际舞、美术生们无事可做却又想要参与进去所以学校想到了一个好办法。

金十分无语的看着摆在他们面前的竹竿。是吗,原来他们美术班要跳竹竿舞!

“同学们!在排练前先听我说几句!身形较小的男生女生到这边来!你们下脚一定要轻一点!隔壁班的那几个大胖子踩坏了四五根竹竿,学校的竹竿要不够了!你们自己看着办吧!踩断一根十张速写哦~爱你们哦~”

看着胸前比心的男(重读)班主任金觉得被分到这个班真的是地狱。

5.
金这个人特别喜欢看他教室的两个学长神仙打架。

这两位学长一位是雷狮一位姓安名迷修全名安迷修。

这两个人是凹凸画室里有名的冤家,就相当于一见面不死不休的地步了。

其实刚开始这两个人之间很正常就是普通的同学关系。

可奈何他们学的色彩。

美术生有三个忌讳:

第一:笔盒被人撞到地上

第二:稀有的白色颜料被玷污

第三:吃静物

先来解释一下为什么会有这三个忌讳吧。

第一:要知道铅笔是很脆弱的,尤其是软铅,削笔的时候稍微一用力里面看不到的地方可能就折成几段了更不用提如果掉在地上会怎么样了。

第二:对色彩初学者来说白色颜料十分的稀有可以说是ssr那类的了,如果你的白色颜料被玷污了,不要在意直接和他拼命就好。

第三:传说画室的几大怪谈中有一个是吃静物考不上大学。

这三点安迷修都占了,全是托雷狮的福。

刚开始雷狮给安迷修一个苹果,安迷修还很感动,直到安迷修问雷狮这苹果是哪来的雷狮回答他在桌子上的盘子里拿的之后安迷修就惊异的把刚咬下去的苹果掉在了地上。

这还不是结束,第二次雷狮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的他不小心碰掉了安迷修的笔盒,看着自己辛辛苦苦才削好的笔掉在地上诈铅安迷修忍着心痛对雷狮苦笑。

然后就是雷狮的大型作死现场:那是一个风和日丽的下午,雷狮向安迷修讨要白色颜料,安迷修本着互助精神把他的颜料盒递给了雷狮……随后他亲眼看着雷狮沾满了颜料混成黑色的笔刷怼在了他毫无污垢的白色颜料里把他的白色颜料污染了。

一忍再忍终于忍无可忍!安迷修拿起画笔往雷狮的脸上戳去留下了一道痕迹横穿雷狮的整张脸。这就是第三次世界大战吧……

据当时在场的金所言安迷修和雷狮当场打起来,调色板直接往脸上糊,沾满了颜料的手就在对方身上擦,到最后以两人一周内各十张透视圆交上去结尾。

6.
凹凸艺校的分班完全是靠随机。

金和他的发小格瑞分到了不同的班级,这让他很郁闷。

这个新的班级里全是他不熟悉的人,除了那个拽的一比的金毛。

说起同班同学金其实最在意和他同班的卡米尔。

卡米尔在班级里几乎不说话,应该说是金从来没有听到他说话,而且卡米尔的笔削的特别好,那双手像是有魔力一样的,几下一支笔就削好了。金特别想和他交朋友。

卡米尔今天也在垃圾桶前感受到了一道炙热的视线,并且那道视线好像要把他盯穿。

在经历了九九八十一难后金终于和卡米尔交上了朋友,在他还沉浸在愉悦之际他知道了一件让他开心不起来的事情。

雷狮是卡米尔他大哥……

金:笑容渐渐消失

————————
玷污了白色颜料的人要和他拼命!什么都不要想和他拼了!
稍微有一点卡金,就不打除all金之外的金受cptag了都打单人
@今天崽子写作业了吗  @莫龙桑✨✨  @即墨•言律

〔all金〕你们美术生的战争我们不懂(1)

段子向美术生pa
都来自于生活中的真实事件
虽说是all金但很微小几乎看不出来

————————
1.
都说见过音乐生之间的战争就是竖琴与古筝、二胡与小提琴、长笛和竹笛互飙音色,音符与五线谱之间硝烟弥漫。美术生是安静与美的象征是没有硝烟没有战争的和平主义者们。

这些都是辞藻华丽的扯蛋!

在这里那些一把辛酸泪的美术生就要告诉你!

铅笔屑与橡皮屑共舞,

衣服与调色盘相媲美。

安静?你听到那激情的小苹果了吗?!美?你看到满面铅灰碳粉的女汉子了吗?!

没有硝烟?没有战争?

你当空中飞着的都是肉眼可见的PM2.5吗!?

2.
凹凸艺校,金所在的艺校。

因为不同的相同的原因从现在开始他们都是好同学,至少金是这么想的……可惜他错了……

第一堂正式课上金就觉得姐姐所说的美术生们人都很好这句话大错特错!

坐在他旁边的嘉德罗斯一个金毛!可拽了!拽的二五八万的!有什么可拽的!不就是笔削的比他好点?不就是素描底子比他好点?不就是学习成绩学校第一嘛?

嘉德罗斯那一声声渣渣叫的这个溜啊,金被他气的整节课都没画什么一直都在用愤恨的眼光瞪着嘉德罗斯。但对方完全当看不到,好像是把他当做垃圾一样无视了。

太气了!!!金在心里发誓今后一定不要和这个人扯上关系。

3.
凹凸画室,金所在的画室。

金作为还蛮有天赋的一位学生被分到了和学长学姐们一个教室的机会,这个机会来之不易首先就要做到守时。

当金再一次觉得他迷路了的时候他已经迟到了十分钟了。

下午一点半的课,金十二点就出发了,然而上天给了他一个路痴属性,他怎么知道自己居然早下站了。

凹凸画室座落在一个十字路口边上,一共四条路,金完美的避开了那条正确的道路迷路了三次,也迷路了三天,当他迟到一个多小时累的要死要活的走了几公里来到画室的时候他的老师已经习惯了。

那之后金就再也没有在找画室的时候迷路了,因为他把画室附近所有的路全都走遍了。

金的画室里有位学长,那学长姓雷名狮,叫雷狮。

人家毕竟是学长学到色彩那部分了,金有的时候就会偷偷的看雷狮画色彩。

雷狮右边凳子上放着颜料盒、左手拿着调色板、画板立在画架上、脚下是抹布、右腿旁边是水桶。

这个架势可以说是十分霸气了,但恕金直言那个抹布真心一点用都没有……

雷狮涂色块特别的奔放,简单的说就是五步:一沾,一蘸,一抹,一画,一擦。

一沾就是沾水;一蘸就是蘸颜料;一抹就是在调色板上抹上颜料;一画就是提笔挎挎就是往画布上上色;一擦更简单明了直接把多余的颜料擦在自己的裤子上。

金知道雷狮家里有钱,但有钱也不能祸害那裤子啊!败家子儿一个!

金作为比较贫困的学生对雷狮这样完全不爱护衣服裤子的行为感到十分的不满,可奈何他怂啊,不敢去啊,所以在关系好一点之前还是先咽回肚子里吧。

————————
都是我自己的亲身经历,你们是不会明白没有手机,有手机也没电还找不到路的绝望的………
现在还没有all金的倾向所以只打单人和all金tag!
@即墨•言律  @莫龙桑✨✨

看了新一集发现金宝这个动作和第8集结尾的雷总的动作一样!所以我就改了情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