洋葱✨✨——禁止二传

以搬运为主都有授权请不要随意抱图谢谢!
主工作细胞(4603)搬运
1146的cp只有AE3803一个剩下的杂食
初设16Ae了解一下

〔嘉金〕和我干一架

给fafa的生贺!祝fafa生日快乐! @白花花白白胖胖上学中 说起来fafa还是我第一位关注的all金老师呢!
旧设嘉金不良!
私设有!
————————
接到了那个总找他麻烦的自大金毛的电话,毫不犹豫的挂了电话,叹了口气。

“你们走吧,一会有个大麻烦要来,没时间收拾你们,不过如果再让我知道你们没事找事我就打断你们的腿。”蓝色的眼睛在帽檐的阴影下闪过狠色,这是他们最后一次机会了。

三次的gold,这是学生们都知道的一件事情,三次警告,一旦打破了最低界限就不是卸胳膊卸腿这么简单的事情了。

不良都听说过,简单的说就是混社会的,金就是其中的一员,要问原因,没人知道,金gold的这个名字出现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总之一传十十传百到最学校里几乎人人皆知,很神奇金的人缘很好,谁都不在意他是不良,倒不如说金根本不像是不良,他天生一副好人脸,也从没因为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找人干过架。

金很强,强到让嘉德罗斯都想和他打一场的地步。

对于嘉德罗斯就不多说了,嘉德罗斯很好懂,在金的眼里他就是个只知道打架的烦人精,嘉德罗斯好像很喜欢找实力强的人打架,理所应当的金被盯上了,金可不喜欢惹事,能躲就躲。

这情况真不乐观。

“金!和我打一场!”电话打不通所以直接找上来了吗,有个精通电子产品的小弟真是方便啊,刚挂电话就找上门来了。

金咬牙舌头顶在中间“啧”了一下,无视是不可能了,毕竟那家伙把路都封死了,逃的话逃的掉吗?除了嘉德罗斯之外还有两个人逃掉的可能性很小。算了,有的时候活动一下筋骨也是不错的选择。

“嘉德罗斯……你真的让人烦到份上了,打架?好啊——要输我赢了你就别来烦我,要是你赢了我随你处置。”金把书包扔在一边握紧拳头发出嘎吱嘎吱的关节音。

“正合我意!”嘉德罗斯一直都带着钢管,这次却罕见的肉搏,可能是因为觉得金赤手空拳只有他拿着武器不公平吧。

金游刃有余的躲过嘉德罗斯的拳头,右腿支撑身体的重量,高抬起左腿用鞋跟对准嘉德罗斯的头踢去,却被嘉德罗斯抓住了脚腕,抓着金的脚腕嘉德罗斯用力的抬起金的身子让金在空中旋转360º,迅速做出反应双手撑地后空翻向后滑出了大概一米的距离远离了嘉德罗斯。

“做的不错嘛!”金真是对嘉德罗斯那种享受打架的脸烦透了。

多说无益,金没有理会嘉德罗斯的言语压低高度再次向嘉德罗斯冲去,金半俯在地上扫过嘉德罗斯的立脚处,躲过金的扫堂腿嘉德罗斯看准了金的移动速度狠命的踩在了金的腿上,金瞳孔缩小猛地肘击在嘉德罗斯的腹上,趁嘉德罗斯失神的瞬间抽回自己的腿开始反攻。

嘉德罗斯觉得腹部剧烈的疼痛,很好,让他认真起来了,金的拳头突然出现在嘉德罗斯的眼前,嘉德罗斯用手臂挡下这一拳很重,重到骨骼碰撞的声音都听的一清二楚。

还没完,刚站稳没多久金再次抬腿,这次稳稳的从嘉德罗斯的脸庞擦过,即使是擦过嘉德罗斯的脸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肿起来,嘉德罗斯也不是好惹的主,他空出一只手死死地擒住了金的胳膊,力气大到金觉得他的骨头都要碎了。

嘉德罗斯一脚踹在金的肚子上,胃绞尽的疼,像是被人拧了好几圈的塑料瓶,强烈的反胃感涌上头,金的视线有点模糊,他怎么能甘心输给嘉德罗斯呢?忍着肚子的恶心感金揪住嘉德罗斯的衣领狠狠地给了他一个头槌,论头硬金是十分有自信的,双方的头上都有血留下来顺着两个人满是灰尘和汗水的脸淌下,滴在地上留下点点血斑。

两个人都收手了,坐在地上狼狈不堪的喘着气,身上被打过的地方都隐隐作痛,全身上下没有一处是不疼的,感觉要散架。

一个不注意金突然翻身压在嘉德罗斯的身上从上方俯视他“在真正的战场上你现在已经死了哦,照现在这个情况是我赢了吧,以后别来烦我。”

“不过就是自作聪明的小把戏,这局算平手。以后找你打架的时候多着呢,给我准备好武器,下次闹得狠点。”用力压下金的身子霎时间天翻地覆金脑袋发晕的盯着面前这个亮的不能再亮的金眸。

“果然你就是一个神经病。”可金还是凑上去舔了舔嘉德罗斯脸上有些干涸的血迹。腥甜的铁锈味和汗水尘土混在一起的味道真心不算好,但一想到这是自己给嘉德罗斯的东西金就不明来由的有些兴奋。

果然神经病是会传染的。

————————
打戏写的超级水啊(இдஇ; )
我都没有脸给fafa了……
其实刚开始要写雷金的结果标题想不出来就写了嘉金(好草率)

评论(3)

热度(212)